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黒バス] メモ集

黒子テツヤ、青峰大輝、青黒、キセキの世代。

脳内メモ集。

意味不明。

[言ってみたいだけです。]

「エイプリルフールじゃありませんが、さっきのは嘘です。ちょっと言いたいだけなんです。」
サド的な黒子さん?

大概是妖怪之輩的パロ設定,一部份是被洗腦完畢的影響 (喂
因事件一度瀕臨死亡而接受了全員輸血的某人突然的爆炸性發言,只是想說說看而已。
單純有點好奇大家會有什麼反應
欺負大狗是一定要的,愛他就是要讓他哭泣★




[ユメ]

時々、夢を見ます。切なくて愛しくて、みんな笑いながらコートに走っていたあの頃のことを。
時々、夢を見ます。 またいつか、みんな笑いながらコートに走っている未来を。
だから、諦めないです。たとえ力尽き、息絶えても、僕は走り続きます。




[頭髮二三事]


「是說,跟以前比起來,哲你的頭髮留長了不少啊。」

「請不要這麼粗暴的揉別人的頭,青峰君。」

「哪裡粗暴了啊。」

「唉...你總是這樣自我中心的呢。頭髮啊...跟國中相較之下,確實稍微留長了一些,況且...」

「況且?」

「如果像青峰君那樣,年紀輕輕就髮線上移的話,有點讓人困擾呢。」

「誰髮線上移了啦!」

「哇啊、青峰君,請不要使用暴力...」




[勝負しようぜ。]


「不然這樣好了。聽起來你們也是會打球的嘛,那就用籃球來拼輸贏吧。」

「哈、盡管來啊。五對二也行,對吧、哲?」

「請不要那麼突然的勾住別人好嗎?青峰君。」


「.....。」「.....。」「.....。」「.....。」「.....。」「.....。」


「唔啊啊!這傢伙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剛剛明明沒看到人啊!」

「...咦、黑子?為什麼你在這?青峰你那個手也伸的太順了吧!」

「你好,我在青峰君差點就要被對方揍的鼻青臉腫的時候就在這裡了。」

「誰差點被揍啊!」

「青峰君你還是收斂一下那個脾氣比較好喔。」

「你最沒資格講我啦,這個前科犯。對了,東西呢?」

「在這裡。居然指定了這麼多東西,真是個得寸進尺的人呢。」

「至少我有把錢給你吧,誰叫你猜拳輸了,願賭服輸嘛。」

「輸給青峰君稍微有點不太愉快呢...」

「什麼啊!」



「欸、那個....」

「喂那邊的,瞧不起人是不是?憑你跟那個白斬雞要跟我們對打?開什麼玩笑!」

「喔喔、他說你是白斬雞呢,哲。」

「非常不好意思,個人不太擅長開玩笑。」

「跟他們說那麼多做什麼,來打球吧,哲。」


---

大概是在某假日約了一起出去打球之類的兩人。
中間休息的時候以猜拳的方式決定輸的人要去買兩人份的飲料,結果很不幸的是黑子君落敗w
等黑子等到有點無聊的青峰,被剛好出來逛逛的隊友(?)撞見,正想隨便打發過去,卻碰上一旁跟小朋友搶場地的不良五人組。
因為某人的影響結果也出頭喝止的青峰君,中途因為態度太惡劣差點跟對方打起來。幸好旁邊的隊友君(?)趕緊出來緩場,對方也有腦袋比較沒那麼衝動的人就是。
跟原作中曾出現的小混混組合有點類似吧。 (笑)

基本上只是想寫寫,不用特別去看,也能感受到黑子存在的笨蛋青峰 XDDD (廚)
那種很自然的把手伸過去的畫面感覺很棒呢...

不過隊友君(?)對於根本不曾往黑子的方向看過去,卻能準確的抓到在場其他人完全沒發現的黑子的青峰同學,「這傢伙果然不是正常人」的感覺更加根深蒂固了www


大致上就是...這樣亂七八糟的東西。




[誘い]

「跟我一起走吧,テツ。」
「.....請不要大白天的就在說夢話好嗎?」
「誰說夢話了?這邊可是認真的啊。」
「...我知道。但你也知道我的回答會是什麼,不是嗎?要好好加油喔,我可是很期待的呢,青峰君。」
「.....嘖、知道啦。」

輕碰的雙拳。
在邁向世界之前,彼此的任性與期望。




[笑って]


「我只是,想在一次看青峰君笑著打球的樣子。」


關於黑子的這句心聲,
稍微思考了下與桐皇青峰打過球的人們的想法 (尤其是桐皇隊員們)。


「「那傢伙不是經常笑著打球嗎?雖然是很猙獰的臉。」」


那麼,來假設一下吧。
W.C 誠凜 V.S 桐皇一戰,青峰同學終於碰到能全力一戰的對手並體會到戰敗的滋味,而後與黑子重修舊好(?)之後的某日。
前因後果因為所以什麼的先置之不理,總之,誠凜、桐皇、秀德三校一起共同練習,莫名的發展為黑子、青峰與綠間三人一隊,而對戰隊伍是其餘三校球員輪班上陣的混合五人隊伍。

然後呢,找回過往默契,其契合度甚至可說更上一層樓的黑子與青峰搭檔組合,在一記妙傳跟漂亮流暢的投籃後,笑著相互交拳的兩人。

「傳的好啊!哲。」

「你也是,很漂亮的一球呢,青峰君。」


對於露出帝光時期那般燦爛笑容的青峰大我同學,除了帝光出身的黑子與綠間之外,場內外的眾多人們......


「「「你誰啊!!?」」」




[超長程傳球]


「黑子...」

「說真的,嚇到我了啊...」

「才沒有嚇到啊。」

「從臉的旁邊擦過去了啊!」

「高尾!」

「差一點點就要打到臉了啊!」

「不要模仿我!!!」

「好啦、好啦,小真真愛生氣。不過說真的...小真你真的沒被嚇到嗎?那個球跟一朗的雷射光束沒兩樣耶!真的就從你的臉邊擦過去了耶!」

「......又沒有被打到,眼鏡也還好好的,再怎麼樣那種程度的球哪有可能閃不過去,況且黑子的傳球技術可沒那麼糟啊。」

「......欸?」



想起跟微溫同學聊過的,黑子的傳球弄個不好就會毆打到人的話題。
黑子在將傳球技術練到如此爐火純青之前,奇蹟世代的好孩子們應該也經歷過各式各樣的慘痛經驗吧。 (笑



[零碎畫面]

I.
在球場上奔跑的兩人與趴在場邊的二號。
與二號一起在場邊望著場內之人躍動的黑子。
抱起二號與黑子一同走回家的青峰。
一起窩在沙發上看球賽的兩人,與在落地窗邊曬太陽的二號。


II.
在客廳中吵鬧(談籃球)的キセキ,與一旁用零食逗二號的紫原君。
接著被赤司跟黑子唸了www
不久換青峰去玩二號偷懶,結果被黑子用抱枕攻擊之類的 ((´∀`))



[眼鏡屋]

眼鏡在練習中被波及的一個小意外裡損壞,為此苦惱的緑間君。為了表達歉意與關懷,決定全員一起去眼鏡行幫緑間君挑新眼鏡的キセキ。
後續發展毫無意外的,在眼鏡行中必定會出現戴上各式各樣眼鏡互看的爆笑大會。
最肆無忌憚的青峰君跟黄瀬(モデルw),跟著玩鬧起來的紫原君。一臉受不了的嚇止其他人,最後還是被拖下水的緑間お母さんwww
最終爆點果然會是赤司キャプテン跟黒子さん吧。 (笑



[意味不明]

請不要妄下評論,就憑那些膚淺的自我認知就擅自去貶低他人也未免太可笑。
你們這種程度的傢伙,並沒有資格將他們的名字掛在嘴上。還不懂嗎?他們的名可不是你那髒嘴能說的啊。

-

「找~到~你~了☆ 欸、別那麼慌張嘛,我們只是想找你談談而已,關於你剛剛在那間休息室打算做什麼...」
「那麼...是否能讓我們看看呢,在那個背包裡面所放置的物品,當然、你並沒有拒絕的權利。」



[夢境衍生]

「只要能再次看到他笑著打球的模樣,我什麼都…」
「那太奇怪了吧!那種事情…」
「一點也不奇怪啊、小火神,對他們、對我們來說,這是再普通不過的。反過來說,今天如果是小黑子怎麼了,雖然又會讓隊長生氣,就算是要把心臟挖出來我也不會猶豫的喔。」
「不能接受的話就早點離開吧,那不過是、他們的天命啊。」
「你們…果然很奇怪啊……」



[指/一つになれるか]

伸入喉嚨的手指。
是否可以就這樣順著將之撕咬啃食入腹,如此一來兩人便能成為一體…
-
你啊、真是讓人困擾的人呢。




[実は僕…]


大家各奔前程,在各自的道路/領域/場地上奔跑的數年後,當年在高中籃球界揮灑汗水,發光發熱的誠凜籃球隊成員們,齊聚在一起敘舊的時候。

踏入庸碌紛亂的社會後,能像這樣齊聚一堂的機會並不多。雖然彼此經常保持聯繫,大家的感情也依然很好,偶爾都會約出來小聚一番,但總會有那麼幾個湊不出時間的人。
所幸現在資訊傳遞如此發達,透過通訊網絡,即便是鮮少談起自身近況的黑子,也不至於無人知曉他的去向。


大概是這樣的一個假設狀況下,大家湊在一起喝酒嬉鬧互揭瘡疤(?)的小劇場。 (笑)





「啊咧、黑子君居然戴著項鍊,好難得啊。」在吵雜的嬉鬧/怒罵聲中,目光伶俐依舊的相田監督驚訝的的喊了聲。

「欸?黑子?戴項鍊?」

「哦哦哦、這真是個大新聞啊,黑子也開始想要引人目光了嗎?」

「那不太可能吧wwww」

「把項鍊拉出來讓大家看看嘛,黑子,超讓人好奇的不是嗎。」


突然被大家圍起來關注的黑子君,有些不自在的頓了下,屈指搔了搔臉頰稍作思考後,還是順從/屈服眾人的鬧騰,將遮掩在衣領下的鍊子給拉了出來。那是付掛著兩只相扣著的戒指,似乎很普遍可見的項鍊,只是將之掛在頸項上的,在眾人的印象來說並不是會配戴這類型飾品的人。


「看起來很普通嘛...」

「不過戴在黑子脖子上就會有種不太普通的感覺吶。」

「真的,大概就跟日向穿上粉紅色花邊圍裙一樣的違和感吧。」

「誰會穿啊!」

「所以說,為什麼突然戴起項鍊了呢?黑子君。」


對於理子的提問,顯得有些躊躇的黑子,在眾人好奇心滿滿的視線下,緩緩的開口...


「那個...其實、我在前些時候,結婚了。」



「「「....................咦欸欸欸欸!!?」」」



「為什麼是看我啊!?」在眾人爆出驚愕叫聲並一同轉頭過來之前,一直埋頭猛吃的火神君。




[と言う訳で]


「黑子你啊、意外的喜歡小動物之類的耶。」

某日,黑子在體育館外為哲也二號洗澡的時候,拿著毛巾在一旁幫忙的降旗突發有感而發似的這麼說著。

「欸?」

「那時候看到黑子把哲也二號撿回來的時候還真的有點嚇一跳。雖然現在很習慣看到跟在你身邊的二號,不過一開始感覺跟黑子的形象有點不搭呢。」

「…為什麼那麼說呢?」

「嗯、怎麼說啊…就感覺吧。你給人的印象基本上就是文靜派,實際上你除了打球的時間之外不也都是拿著書在看嗎。那個時候啊…比起小動物,感覺會跟在你身邊的會是哈士奇還是黃金獵犬之類的大型犬。啊啊、我也說不清楚啦。」

「這樣啊……。」

「唔啊!好奇妙的表情!欸、怎麼了嗎?你居然會有這麼明顯的反應。」

「也…沒什麼。基本上來說,我確實是比較喜歡像二號這樣的。」接過降旗遞來的毛巾,黑子一面搓揉著溼答答的二號,一面若有所思的說著,「很乖巧,也不會胡亂的吵鬧或一下子突然撲上來。而且像這樣小小的既沒有壓迫感,抱起來也很舒服不是嗎。」

「聽起來好像你養過什麼大型動物的感覺吶。」

「……大概是因為,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經常與猛獸相處的反差吧。」

「啊?」

「好了,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花太多時間的話教練會生氣的。」

「喂、黑子!你們是要弄到什麼時候啊?教練已經開始碎碎念了。話說、幹麻還花時間特地幫牠洗澡,隨便用水沖一沖不就好了。」大概是被教練差遣過來找人的火神,一手拿著籃球把玩,停在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對黑子兩人喊著。

「喔、我們正準備要回去了。」邊收拾腳邊的用具,降旗大聲的回答火神。

「那就快點啦,教練說待會要進行小比賽的練習,別在那邊磨磨蹭蹭的了,快走吧!」

「真是的,明明那麼大個人還怕二號這樣可愛的小狗,那麼趕的話那你也過來幫忙拿點東西嘛。反正你也沒一開始那麼害怕了不是。」

「才不要咧、我先回去練習了,你們快點啊。」

「好啦、好啦。火神你真的是個籃球笨蛋耶。」

「少囉唆!」

「火神這傢伙,還真的就那樣跑掉了。我們也快點回去吧,黑子。」

「所以說大型犬很麻煩啊……」

「欸?」

「沒什麼,我們走吧,降旗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08-18 : 黒バス : コメント :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0 :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 next  ホーム  prev »

プロフィール

狼音

Author:狼音
あだし火炎に身を焚くの 
おろかのわざをまなぶべき

最近のコメント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