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黒バス][未完成] 一つになれるかい?

黒子テツヤ、青峰大輝。

指。



[大綱][流水紀錄][雜亂不明]




大一時期住進學生宿舍的黑子,就他個人來說,住著來自各個地方的人們,充斥著各種人與人之間的磨合的宿舍,是個觀察人群的好地方。況且學校提供的宿舍環境與設備雖稱不上優渥,對物質需求並不是那麼要求的黑子而言,已是個相當方便且舒適的住宿環境。

只是在短短半年多便不經意的在宿舍中驚嚇到太多人,進而逐漸有成為新宿舍異聞傾向的黑子,在幾般無奈的考慮後,決定二年級起成為外宿族群的一員。

得知消息的青峰,即便跟著決定就兩人一同合租,每逢假日便興致沖沖的拉著黑子去尋得的租屋處探查環境。
嘛、雖然有點強硬,反正黑子也不是真的想拒絕,兩人就這樣同住下來了。


大學時期,青峰與火神成為隊友,黃瀬雖然也是隊員之一,但模特兒部分的工作隨著名氣增長逐漸加重,兩邊皆無法割捨的情況下,參與正式練習與賽事的機會減少許多,但仍會是對上的主力之一吧。


某次比賽結束的慶功宴,被前輩、隊友們灌酒的王牌們。

臨時受請託接下的小專欄工作截稿在即,看完比賽便直接回家趕稿的黑子,在喀噠喀噠的鍵盤聲中接到火神還算神智清醒的電話,表示正在將青峰運送回兩人住處的路上,一旁是明顯已徹底醉了的黃瀬的吵鬧與大概是被叫來的笠松學長的斥責聲。

稍微有些心不在焉的敲打文字,在門鈴響起的同時起身前去迎接。落在身上的是濃郁的酒精氣味與熾熱的體溫,纏繞在肩頸腰背的雙臂展露醉漢的執拗。

應付掉黃瀬讓酒精加溫的過分熱情,向笠松前輩、火神與自己擅自連絡來的冰室前輩道謝及告別後,將已開始耍賴的醉漢青峰給拖到浴室放置。

本想就這樣暫時放置不理繼續趕稿,看著嘟噥著難受的青峰,心軟之下仍是動手照顧起來。



脫去上衣將人攙扶到馬桶邊固定,伸指探入讓酒精醞燙過的喉嚨。








「吶…青峰君,稍微好一些了的話就請放開我的手好嗎?」一下下輕拍著青峰伏在馬桶座上的背,黑子有些無奈有些困擾的,試著抽出還在青峰口中的手指,卻一再的被握住手腕的大掌給止住。


啃咬、舔食、執拗的情感與赤裸裸的佔有慾。

有點困擾,內心的某個角落卻也因此感受到相當的愉悅及滿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08-19 : 黒バス : コメント :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0 :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 next  ホーム  prev »

プロフィール

狼音

Author:狼音
あだし火炎に身を焚くの 
おろかのわざをまなぶべき

最近のコメント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