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黒バス] 来ない理由

黒子テツヤ、青峰大輝、モブ、青黒(?)

對話ONLY。

設定無視、嚴重崩壞,極度聒噪。





「欸、青峰,這禮拜休練你應該也很閒吧。我們前幾天好不容易聯絡到E大XX系的公關,這次素質不錯喔,聽說很多你的菜咧。如何?就約在明天,運氣好的話有整個週末可以揮霍啊!」

「啊…我PASS。」

「喂喂、別PASS的這麼快啊,不多考慮一下嗎?聽說有幾個不輸給桃井同學的欸!」

「PASS、PASS,我室友最近人不太舒服,這個周末大概就在家陪他了。」

「你室友?我記得…是那個叫黑子的吧?」

「嗯啊…」

「你對你室友還真不錯啊,哪像我隔壁房那個沒良心的,上次我急性腸胃炎快拉死在房間裡也不關心我一下,想拜託他幫我買個土司什麼的,好不容易爬到他門口敲了半天門也不回,害我差點只穿著一條內褲昏倒在走廊上。」

「講什麼那麼激動啊,約到青峰了沒?」

「講你這個沒同情心的啦。」

「啥?我什麼時候又變成沒同情心的了。」

「上次是哪個混蛋害我差點在橫屍在你門口的!」

「就說那是意外了!那陣子小組報告趕的要死,誰知道你突然沒聲沒息的是腸胃炎啊。」

「我就住你隔壁門你也好歹關心一下吧!」

「好啦、好啦,所以青峰有沒有要去啦?傍晚前要把人數報過去了。」

「嘖、這傢伙說要回家照顧生病的室友,不跟了。看看人家多有情義。」

「煩死了,重點完全不在那邊啦。青峰你室友不就黑子?」

「啊啊…是沒錯,總之我PASS。」在隊友們自己吵鬧起來的時候收拾好東西的青峰,沒啥興趣的擺了擺手。

「喂喂、別跑那麼快啊。」扯住轉身要走的青峰的背包,沒良心同學一臉奇妙的直盯著青峰。

「幹麻啊?就說我不去了吧。」

「也不是那個…嗯、青峰我好奇很久了,你跟黑子…在交往是不是?」

「「哈啊啊?」」

「你吵死了!」

「幹麻打我啦!」

「因為你很吵。所以咧?」把內褲君(?)的頭推開,沒良心同學繼續的追問。

「你腦袋有問題啊?」

「是你的態度太奇怪了吧?」

「喂喂喂、等一下!青峰他室友明明是男的吧!」

「沒人問你,去旁邊練你那命中率低到讓人想哭的投籃啦。」

「我只是這幾天手感不好!」

「好好、隨便你怎麼講。」再次推開聒噪的內褲君,沒良心同學轉過頭繼續盯著青峰「不要敷衍我,你的態度實在太奇怪了。」

「欸、現在看起來是你比較奇怪咧,青峰這傢伙雖然性格差打起球來又凶惡的跟鬼神沒兩樣,就連我也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帥,也聽說有學長還學弟跟他告白過,不過這傢伙很明顯不是同性戀不是嗎?而且他還有那個犯規到爆表的青梅竹馬啊!」

「就說你很吵啊….我問的不是你是不是同性戀,我只問你是不是跟黑子在交往。」

「完全搞不懂你在說啥,我要回去了。」

「至少七次了,除了大一那年強制全班男生參加的第一場聯誼,約你都是直接PASS。你們奇蹟世代一夥約了要出去打球那次還能理解,其他幾乎每次的理由都跟黑子有關,這不是很奇怪嗎?」

「你才是喜歡青峰的那個對吧!連約了幾次聯誼被PASS都記得也太噁了。」

「因為倒楣的我已經連任兩屆公關了,而且是系上跟球隊兩邊兼任,別跟我說你這混帳不記得當初是哪個白目提名我當隊上公關的!」

「…對不起,是我。」

「那就給我閉嘴!」額頭引約浮出青筋的沒良心同學往內褲君頭上貓了一拳,氣勢凶狠的回過頭想進一步追問青峰時,卻發現照理說相當顯眼的大個子已消失無蹤。「嘖、都你這個混帳害的啦!」

「很痛欸!是說你幹麻硬要問青峰是不是同性戀啊?難不成你真的暗戀人家喔。」

「誰暗戀他了!而且我也沒問他是不是同性戀。」

「你問他跟他室友是不是在交往不就問跟他是不是同性戀沒兩樣嗎!你不會不知道他室友是男的吧?」

「我好歹跟那個黑子一起上過幾堂共通課程還一起做過報告。」

「…所以?」

「那我問你,其他什麼都先別管,就單純以你的感覺回答,你會覺得青峰是同性戀嗎?」

「怎麼可能,那傢伙是完全的巨乳派這點大家都嘛知道,之前被我們盧出來的那幾個東西還真不錯咧。不蓋你,真的可以稱的上是珍品。」

「…把那個猥褻的表情跟手勢收起來,我一點都不想知道你們幹了什麼。」

「什麼啦,你這個沒良心還X冷感的……好啦、對不起啦!快把拳頭放下來!」

「咳哼哼、青峰那傢伙挺受歡迎的吧?從認識他到現在你聽過他跟誰交往過嗎?」

「啊?好像…沒有吧,雖然在桃井同學正式宣布有男朋友之前,大家都覺得他們絕對是一對。啊啊、那時候還害我輸了一個禮拜份的餐費。」

「…….我已經完全不想知道你們平常不認真練球都在幹麻了。」用力的按揉太陽穴,沒良心同學嘆了口氣繼續說,「那麼,我再問你,之前幾次聯誼回來,你們幾個不都把照片什麼的塞給青峰炫耀,那傢伙的反應怎樣?」

「反應怎樣…不就老樣子,對胸部大的特別有興趣。不過也是有給幾個雖然不算巨乳,不過整體條件挺優的女生不錯的評價。」

「在你來看,那傢伙也不是完全對聯誼之類的沒興趣對吧。我對自己辦成的聯誼還多少有點自信的。」

「也是啦…那傢伙好像就一直沒有特別想參加?不過說真的,你還真的辦的不錯,雖然我到現在還是沒能交到女朋友。」

「那個有九成五是你自己的問題。」

「喂!」

「再來,如果你沒有特別想參加聯誼,一般大多也就隨便找個理由不然就是直接說沒興趣吧?況且青峰那傢伙是那種自我中心型的。」

「是沒錯啦...。」

「你想想,到現在幾次約他去聯誼他都說什麼?跟黑子約好了要打球,要跟黑子一起去看房子,再來是要跟黑子一起搬家,這次說黑子生病要照顧他這個就算了。什麼黑子喜歡的作家有個簽書會,黑子要跟他高中的隊友們去打球又是怎麼回事。你跟你朋友感情再好會因為這樣全部的聯誼都不參加?」

「只是時間好都撞在一起吧?雖然後面兩個是好像有點微妙,不過也還算普通…吧。是說你幹麻這麼在意青峰不參加聯誼啊?」

「……….追根究底說起來還不是你這個混帳害的!!」

「嘎啊?好痛痛痛!放、放手、快放手啦!我的脖子真的快扭到了啦!咳咳…我又怎樣了啦……」

「要不是你這混蛋莫名奇妙提名我當公關,我也不用去主辦什麼聯誼。青峰那傢伙是活招牌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為聽到我們系上還隊裡有青峰主動跑來說要聯誼的,有些你們硬要盧說去試試看的也是因為聽說有青峰才答應的。結果咧!那傢伙除了第一次之外都PASS,你知道因為這個我有幾次在聯誼當天被對方的人圍到角落去質問嗎?又有多少人說我是自己不受歡迎才拿青峰出來晃點人的陰險份子嗎!?這次被PASS掉,我都不知道又會碰到什麼了哈哈哈…」

「啊…嗯、對不起,不要難過了,大不了我陪你一起被圍嘛。是說之前圍堵你的那些女生可愛嗎?」

「跟你的超低命中率一起去死啦!」

「就說我只是最近手感不好啊!」



---

到最後已經完全不知道在講什麼了...
為什麼這兩個基本上只有人影輪廓的傢伙有辦法這麼聒噪啊啊!? (抱頭)




小後話。

真的沒有在交往。
都PASS掉只是第一次參加聯誼之後覺得那種場合太麻煩了,還不如找哲出去打球,不過那些理由都是真的。簽書會事件是因為青峰同學覺得黑子本身存在感太低,要是自己去參加簽書會卻被MISS掉就太哀傷了的緣故。(老實說出來會被黑子揍)
跟著黑子去高中球隊聚會只是單純的想湊熱鬧,順便找難得回國的火神打球活動筋骨。

關於モブ的內褲君跟沒良心同學,大概是跟青峰同屬校隊的隊友,校外租屋剛好住隔壁的孽緣組合。
沒良心同學跟青峰同系,有幾次與黑子在共同科目同堂,所以跟完全不同系且只加入籃球社的黑子多少認識。

私心覺得,黑子大概大學開始,興趣性質的有在一些小專欄發表文章,這次生病是因為熬夜趕臨時被委託的急稿不小心感冒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09-13 : 黒バス : コメント :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0 :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 next  ホーム  prev »

プロフィール

狼音

Author:狼音
あだし火炎に身を焚くの 
おろかのわざをまなぶべき

最近のコメント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