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黒バス] メモ集 II


脳内メモ集。

意味不明。

主に青黒、キセキの世代、高緑高……など。



[王者的寂寞與溫柔]


揮霍所剩不多且持續在削減中的生命值的赤司君,以及寧願不曾察覺,唯一知情的被拋下者。


「過來坐著吧,哲也。畢竟比賽也剛結束沒多久,雖然有會伸出援手的可靠隊友,在回家前就把好不容易稍微恢復些的體力再度耗盡還是不大好。」

「……赤司君。」





[考えてみた]  赤綠赤


兩人對彼此抱持的情感與態度目前沒有明確畫面,最主要的分歧點還沒出現也是主因之一,但對方在自己心中是處在某個特殊位置這點倒是無庸置疑。

在奇蹟世代中,這兩人算是最接近的理解者吧?頭腦上的。
籃球笨蛋與大型兒童暫且不論,黃瀨腦袋運轉方面也不錯,但進入籃球社的他基本上追著青峰與黑子跑就滿足了。而黑子,雖然在人類觀察的領域上特別突出,內心深處也有一定程度的思考原則,但是與完全智力派的赤司與綠間還是有別,最大的不同在於,黑子心中抱有的天真,以及根本上的能力本質差異。

大概是腦中キセキ病的大前提太過根深蒂固,到最後最常冒出來的反而是高中以後,獨自站在頂端看著各自碰到可以信賴/依靠的夥伴成長茁壯,並在相互競爭的火花中再度建立起牽絆的キセキ眾的絕對王者。





[我侭な人]


「來打球吧,哲。」雙掌往大腿一拍,站起身的青峰一手撈起放在背包旁的球,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

「沒頭沒腦的說些什麼啊,青峰君。難不成你變成那種會用欺負弱小來紓解壓力的沒用大人了?」

「才怪咧,我只是想跟你一起打球而已,誰管那麼多啊。別在那邊囉囉唆唆的了,走吧。」隨興且強硬的把球拋到黑子手中,青峰邊伸展著雙臂邊邁入球場。

「你這個人真的是…」

「喂、哲,站在那邊發什麼呆啊,PASS、PASS!」

「所以說你這個人啊……」


-


「青峰君…你如果能夠把這份心思及敏銳度,妥善的應用人際應對上就不會讓大家這麼擔心了吧。」

「那種事情怎樣都好啦,我只要還能站在球場上跟強者較量就夠了,其他那些拉哩拉雜的根本就無所謂吧。」

「你所身處的,可不是那樣單純的世界啊。」


-


「放心啦,我會稍微放水的。」

「余計なお世話です、何で言いたいんですが、適当に手加減をお願いします。」

「哈哈、大輝你這個朋友真的很有意思。」





[その優しさ]


伴著綠間在路邊等待接應的車子,胡亂哼著不成調的曲,看來有些搖搖晃晃的高尾半瞇著眼貌似不經意的瞄向身旁的高個子。
明明同樣被前輩灌下近一打啤酒,走出店門時還險些撞上門柱,現在卻又是那張八風吹不動的菁英臉孔。讓夜風吹撫輕楊起的髮絲,以及那經過歲月歷練變得更加深遂的瞳孔,怎麼看都帥到讓人覺得生氣。
哼哼哼的坐上倚靠的欄杆前後搖動,轉動有些遲鈍的腦袋思考著送綠間離開後要上哪打擾一晚好。

「喂、高尾……」

「嗯?」

「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嘎!?……噗哈、小真喝茫了啊?怎麼突然這麼問。」

「誰喝茫了?我清醒的很。」

「清醒到差點獻吻給門柱?」

「那只是不小心腳滑的意外,今天的幸運物金色腰鍊有幫我修正回來。」

「喔…這樣啊,有哪個誰拉住那個腰練幫忙修正真是太好了呢。」

「咳嗯、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情沒有討論的意義,你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嗯?…啊啊、沒有啦,本高尾大爺哪會心情不好,只是最近工作比較煩,稍微累了點而已。」

「是嗎?」

「大家好不容易僑出時間來聚一聚,又這麼難得有機會看到被宮地學長痛宰,差點要跳脫衣舞的小真哪有可能心情不好嘛~」

「哪來的脫衣舞!」

「哈哈、如果有的話我一定要錄下來當傳家寶老了以後拿給我們的孫子看。」

「才不可能會有。」

「所以說有的話嘛~ 喔喔、是前面那台車對吧?小真。」

「嗯。」

「好啦、溫柔的女朋友終於來到,你可以從惡質的醉漢身邊解脫囉~」

「高尾,你真的不來我家過夜?」

「唉唷、沒想到小真是喜歡讓第三人看自己親熱的悶騷色狼。」

「又在胡說些什麼,既然你另有打算我也不勉強,自己小心點。」

「嗯、晚安啦、小真。」


把又險些撞上車門的綠間塞進副駕駛座,向因些微逆光沒能看的很仔細的女性點頭打個招呼,扯出笑臉對著遠去的車尾燈擺了擺手,在拖曳的光點畫出弧線於視線可及處消失後,有些拖力的,以不怎麼好看的姿勢在路邊蹲了下來。

還真是沒想到會被那麼問吶,當下小心肝都要一個鯉魚打挺的跳出來了。表情、應該沒什麼問題吧?反正小真都茫成那樣了,嗯。

蹲在路邊發出奇怪的呻吟,抵在膝蓋上的腦袋滾啊滾的,深嘆了口氣,正打算站起身招台計程車時,口袋裡傳來了收到訊息的電子音。掏出手機按了按,瞇眼讀完螢幕上小字的高尾,握著手機用雙臂環住臉,悶悶的笑了起來。

有時候還真討厭你這點啊、小真。不要給我多餘的溫柔,不要讓我無藥可救的腦袋去擅自抱有期待,只要這距離不要改變,下次碰面時我就還能笑著面對你。
對於你能夠察覺而感到開心什麼的…真是夠了啊,哈哈。

翻過手機按了幾下,姆指停在最後的鍵上輕輕磨蹭,直到雙腳刺痛著發出抗議,才彷彿要把肺部擠空般的深深嘆氣,雌牙咧嘴的站起身,將手機塞回口袋裡,胡亂哼著不成調的曲子,思考該上哪打擾一晚好。





[夏日]


將手上的球傳出後,耳邊傳來理所當然般熟悉的球網摩擦聲。
球鞋摩擦地面的聲響,黄瀬君及火神君不服輸的氣惱喧鬧,與心臟強力的鼓動內外撞擊著耳膜。

從毛氣孔不停冒出的汗水多的讓撐在膝上的手掌好似隨時都會滑掉一般,兩腕上的護腕也徹底的吸飽水份。張著嘴大量吸入空氣再用力吐出,在大太陽下打球雖然相當痛快,體力消耗也確實比平常要來的凶猛。


「傳的好啊!哲,又拿下一局了。」


倏地落到肩上的重量,讓本來就有些抓不住的手掌瞬地自膝上滑落,突然間失去平衡的身體自然的撞向貼在身側同樣散發著熱度的軀體。


「又燃燒殆盡了嗎?還是老樣子體力不夠吶、哲。」

「是你突然壓上來害的。」

「哈哈、抱歉抱歉,太順手了嘛。」絲毫沒有歉意的愉快笑聲,從頭上稍微高一點的地方傳來。


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匯聚在深色臉龐底部的汗水,隨著喉間發出聲響些微的晃動,在陽光映照下耀眼的......讓人感到炫目。

不自覺得瞇起眼,回過神來的瞬間只聽見耳邊爆出比往常要高些的驚叫,與舌尖淡淡的鹹味。


「唔啊!哲!?」

「欸...嗯、不知不覺的?」

「什麼鬼啊?」

「還好沒讓黄瀬君看到呢。」

「也是啦...不然那傢伙又要哇哇亂叫了。」

「是說,可以放開我了嗎?青峰君,很熱。」

「有什麼關係,反正都是一樣滿身大汗的。」

「青峰君貼在旁邊的話會更熱啊,而且好重。」

「我運動量大嘛。」

「是因為青峰君比一般人更會吸熱吧。」

「喂!」




而在旁邊不小心瞄到的火神同學眼神跟著被蒸發的汗水一起死掉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3-01-20 : 黒バス : コメント :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0 :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 next  ホーム  prev »

プロフィール

狼音

Author:狼音
あだし火炎に身を焚くの 
おろかのわざをまなぶべき

最近のコメント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